樂樂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《跳樓狂甩:二手萌妃三兩八》小說章節精彩閱讀 第一章井里爬出來的

2018-09-03 16:06:08   編輯:萌果果
  • 跳樓狂甩:二手萌妃三兩八 跳樓狂甩:二手萌妃三兩八

    精品小說《跳樓狂甩:二手萌妃三兩八》是南音傾心創作的一本言情類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木果果,書中主要講述了:木果果穿越到鳳央國,成為被甩的呆傻王妃林清清,而且憑空多了個萌萌的兒子小石頭,為了能讓小石頭有個安定的家,她也能讓花心王爺得到懲罰,結果帶著兒子去搶親。...

    南音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穿越
    立即閱讀

《跳樓狂甩:二手萌妃三兩八》小說介紹

《跳樓狂甩:二手萌妃三兩八》是南音所編寫的言情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木果果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漆黑的夜里,一陣狂風卷過。原本寂靜的林府,被風卷起的落葉肆意的飛舞,只聽“噗通”一聲巨響,一道白影從天而降,接著就傳來幾聲救命的呼聲,府中馬上就喧嘩起來,眾人一個個拿著火把忙就朝著后院趕來。“發生什么...

《跳樓狂甩:二手萌妃三兩八》 第一章井里爬出來的 免費試讀

漆黑的夜里,一陣狂風卷過。

原本寂靜的林府,被風卷起的落葉肆意的飛舞,只聽“噗通”一聲巨響,一道白影從天而降,接著就傳來幾聲救命的呼聲,府中馬上就喧嘩起來,眾人一個個拿著火把忙就朝著后院趕來。

“發生什么事了?”走在前面的是個身著錦衣的中年男子,那男人不耐煩地說了聲,其他人圍著在旁邊,一個個并不敢多言。

“外公,沒事,就是我娘貪玩,一不小心摔下來了。”聲音稚嫩卻很是可愛,一個小腦袋從人群中鉆進來,抬起頭來看著嚴肅的中年男子,笑著說道。

聽到他的話,那中年男子轉過頭來問道:“那你娘人呢?”

小男孩兒撩起自己小不點兒的紅色錦衣,然后捂著自己的眼睛,做出慘不忍睹的模樣,伸手指了下前面:“就在那兒……”

林天雷淡然地朝著他指著的方向瞧去,驀地一陣驚慌,瞪大了眸子:“你說什么……你娘掉在那兒了?”

他的臉色頓時慘白,旁邊的家丁也都是大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,簡直是難以置信。

而此時,順手指著的井中竟然發出撲棱的聲音,眾人剛想要試探的過去看看,卻見有一蒼白纖細的手扒著井邊,她的手指緊扣著井沿,頭發濕噠噠地披散在臉前,身上穿著一襲白衣,也是濕噠噠的。

“詐……詐尸了,二小姐詐尸了!”站在前面拿著火把的家丁嚇得一直后退,手上哆嗦著,一不小心就把火把給扔在了地上。

爬上來的少女不耐煩地好不容易爬上來,結果就聽到有人說詐尸,她真是納悶兒,好好的正在練習三米跳臺,不想給自己的損友看扁,怎么爬上來竟然就是黑漆漆的,而且竟然還敢有人說她詐尸?

爬上來的時候竟然也沒個階梯,還是滑溜溜的,實在是郁悶。

好不容易爬上來了,她剛抬起頭來,結果她蒼白的臉色頓時讓圍在邊上的人一驚,不知道哪個**竟然手上一滑,手中的火把就掉在地上,恰好她也上來,“啊”地一聲尖叫,那火把的火竟然擦著她的手背過去的,“誰這么無聊,燒到老娘汗毛的都得尿床三天!”

她大喊一聲,接著就爬上來了,終于是爬上來了,只是她抬起頭來,坐在地上,旁邊的人為什么都像是看西洋景一樣的瞅著她。

她難道是怪物嗎?

只是為什么在場的人都是穿著古裝,而且她周圍的人還都是上衫下褲的,上面穿著藍色的衣衫,下面都是黑色的褲子配靴子。

這是做什么?

“老……老爺,二小姐詐尸了,詐尸了……”一個穿著灰色衣衫的五十來歲的人忙就后退兩步,對著錦衣男子說道。

但是一個小腦袋卻擠著眾人之間進來,他眨巴著眼,如黑珍珠一樣水靈的眸子里,盛著那白色濕噠噠的身影,他笑著說道:“娘親,沒想到您還真是命大,我真是愛死你啦。”

木果果抬起頭來張望,好不容易聽到個孩子的聲音,想著孩子總不會騙人吧,結果將自己濕噠噠的頭發給撥開來,一瞧,頓時傻眼了,她瞪大了眸子看著他,然后伸手指著自己:“你是在叫我嗎?”

“把她給送回房間去,其他人都散了吧。”

聲音渾厚而且有磁性,但是卻很是憤怒,好像誰欠了他幾百萬的樣子,木果果不耐煩地轉過頭來,終于看到那人了,長得還行,就是老了點兒,她皺巴著小臉兒,打了個噴嚏,然后伸手摟著自己的手臂,淡淡地說道:“大叔,你說話就不能溫柔點兒嗎,這樣容易老得快耶。”

“娘,你叫外公什么?”小腦袋又湊上來,伸手就要脫自己的衣服給她披上,但是她卻將孩子給輕輕推開,眨巴眨巴眼睛,略顯害羞地說道:“小弟弟,別亂叫,人家到現在還是青春美少女呢,哪兒就冒出這么個小粉團出來。”

聽到她這樣說話,本來那中年男子還想著和她理論一下,隨即就揮了揮手:“都撤了吧,傻子有什么可看的。”

說完,所有人直接就拿著火把一起離開了,有些人走的時候,還時不時地說道:“真是的,大半夜鬧這一套,怪不得王爺休了她。”

跌坐在地上好一會兒,那不過四歲的小孩子將她扶起來,其他人走了之后,這里越發的顯得陰森了,而且呼呼的風聲刮過,簡直就像是鬼在嗚咽一般。

那小男孩兒很乖巧的伸手拉著她的小拇指,抬起頭來看著她:“娘,我們回房間去吧,不然你該凍著了。”

木果果一時間沒反應過來,看著這周圍的古代建筑,然后轉頭瞧了眼自己方才爬上來的水井,她的身上還披著白色的裙衫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她就這樣跟著小男孩兒一起回到了房間里,好像她就像是個拖油瓶一樣,根本就不像是個大人,而那個小男孩兒也已經習慣了,根本就沒有把她當娘一樣的看待。

到了房間里,她瞧著那古色古香的房間,剛進門就是梨木桌子,上面整齊的放著果盤和茶盞,往右面就是一個畫著翠竹的屏風,之后就是床榻,而左邊則是掛著一幅山水畫,而且放著古琴和書案,在書案上還有裊裊的輕煙正在燃著。

“娘,澤兒來給您更衣吧。”小男孩兒說著,就上前來拉著她要往屏風后面走,她走過的地面上,都被裙衫給拖了一層水印,小男孩兒伸手拍了拍床榻,她愣怔地看著,那表情分明就是在說,什么意思?

結果小男孩兒也不著急,就過來扯著她的衣袖要讓她坐下,她還真是聽話,只是那小男孩兒扶著她坐下之后,伸手就要去解她的衣襟,忙就伸手捂著自己的胸口,她撅著嘴:“小弟弟,雖然你年齡還小,但是占大姐姐便宜,這可不好哦。”

“大姐姐?”小男孩兒愣怔了下,接著就輕輕一笑,轉身拿了干的毛巾過來,像是擦毛球一樣的擦拭著她的秀發,她被毛巾蓋著頭,就這樣被兩只小手揉搓著,緊接著毛巾就被取下,小男孩兒說道:“娘,您就別亂說話了,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傻子的……你不用刻意的再證明啊。”

“我是傻子?”

伸手指著自己的鼻尖,木果果瞪大了眸子看著他,她現在的頭發像是稻草頂在頭上一樣,配上她這樣的表情,簡直就是太喜感了。

小男孩兒點點頭:“是啊,你就是傻子!”

“我要是傻子的話,那還有人敢說是正常人嗎?”看著小男孩兒誠懇的表情,木果果捧腹大笑,直接就倒在床榻上,笑得差點兒就岔氣了。

結果那小男孩兒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看著她,實在沒辦法,她就不笑了,坐直了身子看著他:“看得出來,我應該是……穿了,說吧,我叫什么,我很容易適應環境的。”

單手抵著自己的下頜,木果果側目看著他,小男孩兒撅著嘴,伸手試探地摸了下她的額頭,表示實在是沒有發燒,但是她身上確實還是濕淋淋的。

“娘,你先在這兒換衣服,我就到外面和你說好了。”他實在是擔心她的身體,不得不這樣做。

她點點頭,揮了揮手:“好吧,親愛的,你先出去吧,我待會兒就找你。”

石雨澤撓撓頭,實在搞不懂今天晚上她是怎么回事,到了外面之后,石雨澤就用小奶音對著里面說道:“母親是林府的二小姐,后來嫁給了父王,也就是……石熠然,但是父王因為你是個傻子,從來都不搭理,終于前段時間爆發了,看上一個女人,就把我們兩個給掃地出門了。”

邊說著,他的小臉兒還情不自禁地皺了起來,而在里面卻“砰”地傳出什么聲音來,嚇得他忙就要轉身去看,結果剛看到,就見木果果,應該說是如今的林清清,確實是換好了裙衫,但是她的手中卻正在撕扯著剛剛身上的那套。

“竟然有這樣的事,陳世美啊!”

林清清的眉心擰緊,冷冷地說道,站在屏風旁邊的石雨澤愣愣地看著她:“娘,你怎么力氣突然這么大,而且陳世美是什么人啊,我好像沒有聽過呢。”

“跟你爹一樣,是個王八蛋。”林清清憤然地說道,要說她向來都是打抱不平的,這次怎么能例外,她就是郁悶,為什么她竟然穿到了一個傻子身上,實在是有點兒過分了。

“娘……”石雨澤踮著腳到她的身邊,扯著她的衣袖,她蹲下身來,石雨澤掰著她的眼將兩個都看看,那滑嫩的小手簡直可愛極了。

“干嘛!”林清清大喊一聲,她揚手就把澤兒的小手像是小包子一樣的握在自己的手心中,然后瞪著他:“老娘我沒病沒災的,身體健康得很,你別沒事把我當病秧子看,我和林黛玉壓根兒就沒緣分。”

“娘,林黛玉是誰,我姨媽嗎,但是她好像是叫林惜玉來著……”小奶包撓撓頭,有點兒搞不懂了,林清清已經百分百肯定自己是穿了,如今她也只能是接受事實了,沒想到一個猛扎子扎進游泳池里,出來竟然是在水井里,她都開始懷疑這個烏龍穿越是誰給想出來的了。

一把抓過來小奶包放在自己的腿上,她伸手輕輕地刮了下石雨澤的鼻尖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他實在沒想到自己的母親竟然這么傻乎乎了,之前雖然是傻,但是好歹還知道他是誰,他說了聲:“石雨澤,母親,記住了嗎?”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海洋剧场现金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