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樂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言情 > 蝕骨前妻太難追
《蝕骨前妻太難追》全文及大結局精彩試讀 林辛言宗景灝小說

蝕骨前妻太難追招財進寶

主角:林辛言宗景灝
主角是林辛言宗景灝的小說叫做《蝕骨前妻太難追》,是作者招財進寶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一次交易,她懷上陌生的的孩子,她懷著孕,嫁給了和她定有娃娃親的男人。本以為這時一場各懷心思的交易,卻在這段婚姻里,糾纏出不該有的深情。十月懷胎臨產之時,他地上一紙離婚協議書,她才幡然醒悟。后來他說,老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6-18 14:45:31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宗景灝冷笑一聲,“我為何生氣?”

她連孕都懷過,肯定是有男人的!

知道她有男人和看見感覺不一樣,莫名的不爽而已!

很快車子停在了白竹微的住處,她沒有立刻下車,而是看著宗景灝,“你不上去坐坐嗎?”

似是怕他拒絕,白竹微連忙補充道,“阿灝,我準備了你愛吃的——”

“竹微。”宗景灝打斷她,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心思有些亂,伸手順順她的頭發,“今天我就不上去了,你早點休息。”

“可——”白竹微終究是沒說出口,乖巧的下了車,“你開車慢點。”

宗景灝輕嗯了一聲,便將車子開了出去。

幾乎是一路極速,回到家的時候林辛言還沒回來。

他解著襯衫的扣子,“她什么時候出去的?”

“中午。”于媽接過他手里的外套,“現在要吃晚飯嗎?”

“等一會兒。”現在他沒胃口。

襯衫的扣子也解了兩粒,明明不勒人,但是他就覺得悶。

這種奇怪的感覺,令他很不舒服!

他推開書房的門,林辛言留給他的便簽還放在書桌上,他拿起來,冷冷的笑了一聲,“一邊在我面前,演苦肉計,一邊和男人廝混,林辛言,你真是好樣的!”

便簽在他手中褶皺成一團。

林辛言打車回來的,何瑞澤要送她,她并不想讓何瑞澤知道她和宗景灝的關系,便拒絕了。

家里只有于媽,林辛言以為宗景灝還沒回來,心情也放松了不少。

于媽見林辛言心情好,問道,“有什么開心的事情嗎?”

其實沒有,林辛言笑笑,“就是覺得他不在,我自由些。”

于媽,“……”

“你的意思,我是多余的?”他修長的身形,斜靠在書房的門旁,慵懶的倚著,漫不經心又透著一絲嘲諷。

這聲音——

林辛言僵硬的轉身,就看見倚在門旁的男人,樣子陰氣沉沉的。

他,他怎么在家?

回來沒看見他在,林辛言本能的以為他沒在,所以,說話才沒考慮太多。

“我——”林辛言剛想解釋,宗景灝便越過她朝餐廳走去,叫于媽開飯。

林辛言坐到餐桌前,幾次張口欲解釋,都沒找到解釋的說辭。

宗景灝從始至終沒看她一眼,只是在吃好飯時,說道,“你跟我進來一趟。”

林辛言放下筷子,跟著他進了書房。

宗景灝坐在書桌前,將她翻譯的那份文件撂在桌子上,淡淡的睨她,“你會A國語言?”

林辛言坦然的點了點頭。

這倒讓宗景灝奇怪了,“為什么會學這門語言,它在國際上并不流通。”

提到那個她生活了八年的地方,內心有太多太多的傷痛。

只是,這些傷痛,沒有人能夠體會,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段時間的狼狽與不堪。

她并不想在外人面前表現出來。

臉上扯著似是很輕松的笑,“喜歡就學了。”

宗景灝蹙起眉心,她看似掩蓋很好的情緒,眼底快速消失的悲痛,并沒逃出他得眼睛。

她到底在隱藏什么,掩飾什么?

“你過來。”他沉聲。

林辛言心里抵觸,這個男人的性格她摸不透,但是現在她又不得不和他周旋。

輕輕的挪動腳步走過來。

宗景灝將一份文件放到她面前,“既然你會,這份文件,你翻譯好給我。”

林辛言低頭,發現文件夾右上角,印著萬越集團的字樣。

昨晚她只顧著翻譯文件,沒注意右上角的印記。

不由的抬起頭,“你們沒招到翻譯嗎?”

宗景灝微挑著眉梢。

林辛言拿過文件,低聲道,“我去你公司應聘過翻譯這個工作,一開始對我還挺滿意,后來不知道為什么,又說我不合適。”

“有這事?”他的每個字,每個表情,都發人深省,藏著令人琢磨不透的深意。

林辛言嗯了一聲,她沒必要說謊。

“這文件我可以幫你翻譯,但是——”林辛言不是貪心,想要從中某得好處,只是現在她一無所有,只能自不量力。

宗景灝好整以暇的看著她,不等她開口,就給她打了預防針,“如果你要說淺水灣的地皮,我不能答應,你們林氏沒那個能力吃下來。”

林辛言剛剛的確是想說這個的,但是絕對不是放給林國安,而是想讓他給自己,那樣自己就有了籌碼,和林國安談交易。

現在明顯他拒絕。

一份翻譯,換地皮明顯不可能。

“你給我錢吧。”既然暫時不能要回媽媽的嫁妝,那就先賺點錢,保證媽媽的生活,以后還有寶寶,她需要賺很多很多的錢,來保證她們的生活。

林辛言翻了翻文件,有二十多頁,“一張一百,我也不宰你。”

宗景灝,“……”

林家這么缺錢?

這個女人的行為,怎么越來越讓人看不透了?

宗景灝沒說話,林辛言以為他不愿意,“這真不貴了,如果你閑貴,我再……少一點點?”

“不用,就按照你說的。”

“那行。”林辛言拿起文件,從桌子上站起來,“這些我一時也弄不好,我拿到回房間,翻譯好給你送過來。”

“等等。”

“嗯?”

林辛言疑惑的看著他。

他目光沉沉,似是警告,“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。”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海洋剧场现金游戏 湖北电脑版十一选五结果 黑龙江22选5开奖查询 投资理财平台前10名 北京快3直播基本走势图 2010股票分析师排名 排列五位数开奖结果 燕赵风采20选5最新开奖查询 极速飞艇5码回血 期货配资违法吗 安徽十一选五查询 南昌期货配资 天津快乐10分 微信怎么股票群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手机版 腾讯分分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