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樂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總裁 > 我被boss碰瓷了
《我被boss碰瓷了》小說章節目錄精彩試讀 沈安玲井淮小說閱讀

我被boss碰瓷了鏘鏘

主角:沈安玲井淮
主角叫沈安玲井淮的小說叫做《我被boss碰瓷了》,是作者鏘鏘最新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外賣小妹背上巨債,無奈出道成為愛豆。從此錦鯉附體,日常資源砸臉,熱搜包年。全網嘲她靠臉吃飯,除了漂亮以外一無是處。黑子隔空喊話:沈安玲德不配位!她憑什么這么紅!井二公子微微一笑,登錄百萬粉絲賬號,轉發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6-18 13:50:04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節目開機前一天,所有參與錄制的練習生幾乎都來到了A城。井淮把A城自家酒店預留套間留給沈安玲住,他自己揮揮手瀟灑離開。

其實井淮原本沒打算送沈安玲到A城的。

是前一天傍晚,夕陽太美,沈安玲的背影太落寞,他大腦抽筋,被那一點突如其來的心疼控制住了身體。

要不然他哪能這么閑。

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原因。

井淮原本的日程里就有,明天A城新區地皮拍賣,他要參加。

原本這些事情,都是不用井淮親自出面的。他上面還有個哥哥,哥哥手底下多得是職業經理人幫他們井家打工。可最近不是多虧了周璇那個狐貍精“幫忙”,井秋腦抽為了她跟家里鬧掰了,爺爺一怒之下凍結了哥哥手里的大部分資產,并把他的權利給收了回去。

這下,很多原本不屬于井淮的工作,憑空掉到了他的頭上。

離開酒店去忙工作,昏天黑地一整天下來,到了晚上還不得消停。應酬兩場,推了一場,等回到酒店時,十八樓的套間已經沒有了空房。

井淮自帶三分醉意,困得要死,他一個電話打給沈安玲,對方此刻剛洗完澡,正往耳朵里塞耳機,打算聽著《織奐》睡覺。

所以她的聲音有一點點的懶懶的軟糯:“喂?”

井淮不自覺碰了碰自己的耳朵,他喉結輕輕滾動,開口時不自覺也帶上一絲暗啞:“睡了沒。”

“睡了。”

“……”井淮酒意散了大半,笑起來:“睡了還能接電話?”

“嘖。”沈安玲軟軟的聲音里帶上一絲嚴厲:“我給你找臺階下呢。”

“嗯?”

“半夜三更給我打電話,有什么事?難道井二公子想潛規則我?”

井淮心里一跳:“我看得上你?”

“那不就行了。”沈安玲聲音沒變,可心里卻暗暗松了口氣,她換了個姿勢,懶懶散散地繼續問道:“有事嗎?”

“嗯,有事。”井淮上了電梯,按下十八樓的按鈕,順手扯開領帶:“你睡在哪一間?”

沈安玲聽了這話,頓時又警覺起來:“干嘛?”

“我的意思是——你如果睡了主臥,請自覺搬到客臥去。”井淮說著,電梯叮地一響,他邁步離開電梯,往套房那里走去:“主臥是我的。”

沈安玲沒想到,今天她是要跟井淮住同一間房。

雖然套間很大,光是待客室的空間都夠她練舞用的,而且套間里不只一間房,各自空間安排得也非常得當。

但,孤男寡女共處一室……怎么聽怎么不對勁!

“你……你再開一間房不行嗎?我都睡著了!”

“沒房間了。”井淮站在房間門口,手里把玩著房卡沒動:“快點搬走,我很困!”

沈安玲沒了辦法,她氣得捶了一下被子,最終松口:“我沒睡主臥!”

主臥太大了,沈安玲只看了一眼,便覺得這間房寬敞得讓人心虛。她只享用了一下主臥里看起來就很高級的**浴缸,洗完了澡便鉆到了客臥里。

客臥的床也是兩米乘兩米二的,也夠她一個人睡隨便打滾了。

井淮聽沈安玲這么一說,抬手刷了門卡。他進門便踹掉了穿著的鞋,赤腳走在地毯上。忽然聽見客臥那邊登登登一陣小跑聲,隨后客臥的門被人從里面咔噠一下反鎖了。

防誰呢?

井淮嗤地笑了一聲,人站在客臥門口,哐哐哐砸了幾下門。

“井淮!你有病啊!”房間里果然響起了小姑娘氣勢洶洶地叫罵,她就算發了火,聲音也是又嬌又軟,不像是罵人,反而像是在撒嬌。

井淮惡作劇得逞,一揚眉,轉身往主臥里去了。

井淮一身酒氣,進了主臥后隨手扯掉領帶,一邊解襯衫扣子,一邊往浴室去。

他并不喜歡穿西裝,若不是下午出席的場合若非正裝會顯得不莊重,他才不愿意用合身的襯衫捆綁自己的身體。一進浴室門,井淮就發現浴室是被人用過的。

空間里的水汽尚未消散,蒙了一層霧的鏡子上被人隨手擦出一個粑粑的形狀。井淮心跳忽然加速,他靜了靜,赤腳走到了浴缸邊,彎下身,細心捻起一根細軟的長發。

很明顯,這根頭發屬于隔著走廊睡在另一間房的沈安玲。

井淮以為自己會發火,畢竟就連他自己都知道,自己的脾氣實在算不上好。可令人驚訝的是,此時此刻他不僅沒有發火,甚至連呼吸的節奏都有些亂了。

都怪浴室太悶,令人覺得氧氣不足。

他捻著這根長發,想要丟掉,又有些猶豫,然后他細心將長發黏在了鏡子上。

這是證據。

明天就拿著這根頭發找那個小丫頭算賬。

**

井淮洗了澡就精神了,原本沒回酒店時,困得恨不能睡在路邊。

可此時此刻,凌晨一點半,他躺在柔軟的鵝絨里,輾轉反側。

失眠時的五感靈敏到了極點,他忽然聽見客臥的門被人打開了。井淮睜開眼睛,側耳細聽,好像是沈安玲走了出來。

她出來干嘛?

明明客臥也有洗手間的。

井淮聽了一會兒,卻沒有聽見沈安玲回房的聲音,他胸膛里像是塞了只貓,軟軟的肉墊好奇地在他心臟上抓撓。忍了大約十分鐘,井淮終于沒忍住,起身披上睡袍,打開了主臥的門。

待客廳連著客廳,再往前是一個十字走廊。走廊盡頭連著電梯,是這間套間的另一個門,電梯直通停車場。

而沈安玲穿著白色背心和小短褲,赤著腳,在十字走廊的大理石地板上……跳舞?

井淮頭皮一麻,一時間懷疑沈安玲是不是鬼上身了。

“沈安玲?”倚著墻,看著沈安玲跳了一會兒舞,終于忍不住開口喊她。

沈安玲好像什么都沒聽見似的,繼續舞蹈。

她舞蹈一遍一遍地跳,越跳動作越漂亮,井淮欣賞了一會兒,等她停下舞步時,他才回過神。

沈安玲這個狀態有點奇怪。

井淮打開了套間內所有的燈。

“沈安玲?”他又喊了她一聲,緩緩朝沈安玲走去,對方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,一個回身,她撞到了井淮懷里。

井淮心臟差點停止跳動,兩只手抬起來,不知道如何反應。

半夜三更,穿得這么清涼,還投懷送抱?

好啊,就這樣,這丫頭剛才還問他是不是要潛規則她。難不成,自己作為紳士對她保持尊敬和禮貌,還讓她遺憾了不成!

井淮呼出一口灼熱的氣息,鼓足了勇氣低頭去看,兩手想要放在她的肩上……

然而他的手還不曾碰到沈安玲滑嫩冰涼的肌膚,女孩就如同魚兒一樣地溜走了。

她繼續跳舞,專注得仿佛夢游……

等等,夢游?

井淮震驚地盯著沈安玲,慢慢退回到沙發上,坐著看沈安玲跳舞。

作為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,井淮開始相信沈安玲確實有夢游癥。

他想要把沈安玲喊醒,畢竟大半夜的,房間里有個女孩兒跳舞,這場景香艷之中還帶了點兒詭異。但他又想起來,不知道從哪兒聽說過,好像不能喊醒夢游的人。

沒辦法,井淮只好坐在沙發上等著。要么沈安玲自己跳夠了回房間,要么她自己醒過來。

井淮從坐在沙發上,變成躺在沙發上,沈安玲跳個沒完,他卻先困了。剛才躺在床上死活睡不著,這會兒卻沒多久就睡了過去。

而且睡得還特別香,一覺睡到了天蒙蒙亮。

陽光落在眼皮上,朦朦朧朧中,井淮感覺似乎有誰在看他。他揮了揮手,嘟囔一句:“lucky,走開……”

小說《我被boss碰瓷了》 用過的浴室 試讀結束。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海洋剧场现金游戏 安徽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国内期货可以配资 江苏快3下载 龙虎和时时彩助赢软件 多乐彩是诈骗吗 极速11选5是否正规 精品福彩论坛 三明期货配资公司 pk10再谈重号稳赚法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基本 股城网模拟炒股平台 湖南快乐十分的玩法和技巧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牛2019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 快乐飞艇是哪个国家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