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樂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玄幻 > 將夜
將夜免費閱讀 寧缺桑桑小說全文在線閱讀

將夜貓膩

主角:寧缺桑桑
精品小說《將夜》是貓膩所編寫的玄幻類型的小說,主角寧缺桑桑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與天斗,其樂無窮。...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0-02-01 14:56:20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渭城南邊有一條連小溪都算不上的小水溝,小水溝旁有座連小山都算不上的小土坡,小土坡下邊有一個連小院都算不上的帶籬笆有石坪的草屋,夜里雨云早散,格外明亮的星光灑在水溝、土坡、草屋上,頓時鍍上一層極漂亮的銀暈。

寧缺趿拉著鞋慢騰騰地在星光下行走,看著眼前這間和桑桑住了很長時間的草屋,速度不禁變得更慢了些。但只要在走,那么無論多慢總有抵達目的地的那天。他推開那道只能防狗不能防人的籬笆墻,走到門縫漏出來的油燈光前,抬手堵住自己嘴唇,咳了兩聲,說道:“如果去都城怎么樣?”

草屋門被推開,吱呀的尖響刺破安靜的邊城夜晚。

小侍女桑桑在門口蹲了下來,瘦小的身影被油燈光拉的極長,她用指頭按了按木門邊,回答道:“你不是一直都想去長安嗎?對了寧缺,你什么時候才去火器營里偷些油回來?這門已經響了好幾個月了,聲音實在是很難聽。”

“現在還有誰用那些難玩的火銃,如果只是要油,我明天去輜重營問問……”寧缺下意識里隨口應了聲,然后忽然想明白一件事,“哎!我要和你說的好像不是這個事兒,如果真要走了,還管這破門做什么?”

桑桑扶著膝頭站起身,瘦小的身軀在微涼的Chun日夜風里顯得格外單薄,她看著寧缺,用認真而沒有夾雜任何其余情緒的聲音細聲說道:“就算我們走了,可這房子還是會有人住,他們還是會開門啊。”

自己二人離開后,這間遠離坊市偏僻破落的草屋真的還會有人愿意來住嗎?寧缺默然想著,不知為何突然間多出一些叫不舍的情緒出來,他輕輕嘆息了聲,側著身子從桑桑身邊擠了過去,低聲說道:“晚上把行李收拾一下。”

桑桑將鬢角微黃的發絲隨意攏了攏,看著他的后背問道:“寧缺,我一直不明白你為什么對那件事情這么感興趣。”

“沒有人能拒絕讓自己更強大的誘惑。而且那些玩意兒對于我來說,實在是太有意思了。”

寧缺知道小侍女猜到了自己的心思,抬頭看著桑桑黝黑的小臉蛋兒,挑眉說道:“而且我們兩個總不能在渭城呆一輩子,世界這么大,除了帝國還有很多國家,我們總得去看看,就算往小了說,就為了多掙一些錢,升職升的更快一些,去長安也比在渭城呆著強太多,所以這次我一定要考進書院。”

桑桑臉上流露出若有所思的情緒。因為年齡還小的緣故,小侍女的眉眼并未長發,又因為邊城風沙的關系,小臉蛋兒黝黑粗糙,加上那一頭童年營養不良造成的微黃細發,實在談不上好看,就連清秀都說不上。

但她有一雙像柳葉似的眼睛,細長細長的,眸子像冰琢似的明亮,加上很少有什么太明顯的神色,所以不像是個出身凄苦將將十一二歲的小侍女,倒像是個什么都知道,看透世情心無所礙的成**子,這種真實年齡相貌與眼神之間的極度反差,讓她顯得格外冷酷有范兒。

寧缺知道這些都是假象,在他看來,小侍女桑桑就是一個典型缺心眼子的丫頭,二人相依為命這么多年,她因為習慣了依靠自己思考辦事,所以越發懶得想事,因為懶得想事,所以變得越來越笨,而為了掩飾笨拙她說每句話時用的字越來越少,所以就愈發顯得沉默冷漠成熟怪異起來。

“不是笨,應該是拙。”他想著某些事情,在心中默默糾正了一句。

沉默了很長時間,桑桑忽然抬起頭來,咬了咬嘴唇兒,露出罕見的畏怯情緒,說道:“聽說……長安很大,有很多人。”

“都城繁華,聽說天啟三年時人口就已經超過一百萬了,生活所費極貴,長安居,大不易啊……”

寧缺嘆息了一聲,看見小侍女緊張的神情,笑著安慰說道:“人多也沒什么好怕的,你就把長安當成一個大點的渭城便好,到時候還是我去和外人打交道,你照老樣子Cao持家里的事情,真要怕你就少出門。”

“在都城一個月買肉菜米糧大概要花多少錢?”

桑桑柳葉般的雙眼瞪的極圓,兩只小手緊緊攥著布裙下擺,緊張問道:“會不會超過四兩銀子?那可比渭城要翻倍了。”

“如果真考進書院,你總得給我扯些好布料做些衣裳,再加上家里可能會來客人,比如同窗什么的,萬一哪位先生看中你家少爺我,也可能來家做做,所以你至少也要做套新衣裳,我粗略算了下,怎么也得要十兩銀子。”

寧缺蹙著眉頭回答道,實際上他只是極為認真地瞎說,他并不是很清楚,十兩銀子對于書院里的學子們來說,有可能只是天香坊中大酒樓隨意一桌酒席的價錢——正如河西道那個著名的笑話:在田里干活兒的農婦閑嘮,總想著東宮娘娘在烙肉餅,西宮娘娘在剝大蔥,肉餅似海,大蔥似山。

然而即便是這個明顯縮水的錯誤答案,也遠遠超過了小侍女的心理底線,她皺著眉頭認真望著他建議道:“太貴了……寧缺,我們不要去長安,你也不要考書院了好不好?”

“沒見識的東西。”寧缺訓斥道:“入了書院出來肯定能做官,到時候你我一個月花十兩銀子,我在衙門里隨手一個月怎么不得掙個七八十兩銀子回來?再說長安有什么不好,陳錦記的胭脂水粉不要太多喔。”

胭脂水粉四字竟仿佛是小侍女的要害,她緊緊抿著嘴唇,明顯陷入極劇烈的心理掙扎之中,很久之后她用蚊子般的聲音回答道:“可是你讀書院那幾年怎么辦?我的女紅一般,長安人眼皮子肯定高,不見得能賣出去。”

“這確實麻煩,聽說長安城周邊不能打獵,那些山林子都是皇帝老爺的……我們還有多少錢?”

主仆二人對視一眼,然后極為默契地走到兩個大榆木箱旁,打開箱子從里面最深處摸出一個包裹極嚴實的木盒。

木盒里盡是散碎的銀子,像指甲般大小的銀角子上明顯有鉸子的劃痕,中間只有一個大銀錁,一看就知道是平日點滴存蓄而成,只是數量并不太多。

看著木盒里的散銀,兩個人都沒有數,桑桑低聲說道:“老規矩五天數一次,前兒夜里剛剛數過,七十六兩三錢四分。”

“看來去長安后必須想法子多掙些錢。”寧缺神情認真說道。

“嗯,我會爭取把自己女紅水平再提高一些。”桑桑神情認真回答道。

……

……

入夜,桑桑跪在炕上整理被褥,干瘦的膝頭快速移動,動作麻利快速,小手掌一摁便把枕頭中間摁出一弧形,正是寧缺睡的最舒服那弧度。然后她抱起自己的被褥跳下冷炕,走到屋角那兩個大榆木箱邊開始鋪自己的床。

燈熄,寧缺把水碗擱在窗臺上,借著星光鉆進被窩,雙手搭在被沿,打了個大大的呵欠,然后發出一聲極為滿足的嘆息,閉上眼睛,過了會兒才聽到屋角傳來那陣聽了好幾年的悉悉窣窣的聲音。

這是一個仿佛和過去這些年頭沒有什么區別的夜晚,他們將伴著帝國邊塞的星光沉沉睡去,然而真實的情況是,今天草屋里的主仆二人都沒有睡著,或者是因為即將踏入嶄新世界的激動不安,或者是因為都城長安的繁華、隱約可見的富貴,還有那些散發著迷人味道的香脂水粉,窗邊屋角的兩道呼吸聲遲遲未能平靜。

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寧缺睜開雙眼,看著窗紙上的淡淡銀暈,出神說道:“聽說……長安城里的姑娘都不怎么怕冷,衣裳穿的很單薄,領口開的很大,身子都很白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……那時候年紀太小,都不記得了。”

他翻了個身,望向黑糊糊的屋角,問道:“桑桑,最近有沒有犯病?會不會冷?”

黑暗中小侍女似乎是搖了搖頭,隱約能看見她緊緊攥著被角,雙眼緊閉,唇角卻掛著一絲極罕見的微笑,低聲喃喃回答道:“聽說長安城里的女孩子確實都挺白的,她們天天都用那么好的水粉,能不白嗎?”

寧缺笑了笑,看著她說道:“放心,等本少爺以后有了錢,陳錦記的胭脂水粉隨便你買。”

桑桑霍然睜開雙眼,像柳葉般細長的眼眸里映著明亮的星光,嚴肅說道:“寧缺,這可是你答應的。”

“剛才說過,去長安后你要記住一定要稱我為少爺,這樣才顯得尊重。”

當年寧缺從道旁死人堆里翻出渾身冰冷的小桑桑,然后輾轉來到渭城,至今已有七八年。桑桑雖然在戶籍上是婢女,做的也是婢女的事情,卻從來沒有喊過他少爺,這不代表別的任何事情,只代表一種習慣。

今天小侍女桑桑被迫要扔掉這個習慣。

“寧缺……少爺……你要記得答應給我買陳錦記。”

寧缺應了聲,目光落在炕邊地面像白霜般的星光上,心頭無來由微緊,很多年前那種空落落的感覺再次襲來,回頭望向窗外深青色的夜空,看了眼滿天星光,然后開始低頭思念故鄉,喃喃念道:“今天還是沒有月亮啊……”

黑漆漆屋角榆木柜子上的桑桑,像個小老鼠般蜷在微涼的被褥里,她伸手到腰后扯了扯,擋住外面的微涼氣息,順便讓兩個柜子間的縫顯得不那么硌人,聽著窗邊傳來的囈語,心想寧缺……少爺又開始說這種胡話了。

小說《將夜》 第五章 睹無月思懷 試讀結束。

    1. 宮斗小說

      樂樂文學網宮斗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宮斗小說大全,打造宮斗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宮斗小說免費閱讀。看宮斗小說,就上樂樂文學網。

    1. 情有獨鐘小說

      樂樂文學網情有獨鐘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情有獨鐘小說大全,打造情有獨鐘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情有獨鐘小說免費閱讀。看情有獨鐘小說,就上樂樂文學網。

    1. 鬼怪小說

      樂樂文學網鬼怪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鬼怪小說大全,打造鬼怪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鬼怪小說免費閱讀。看鬼怪小說,就上樂樂文學網。

    1. 古代小說

      樂樂文學網古代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古代小說大全,打造古代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古代小說免費閱讀。看古代小說,就上樂樂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海洋剧场现金游戏